美国 15 大营收萎缩最惨企业出炉

2020-07-30 O生活人

美国 15 大营收萎缩最惨企业出炉

大者恆大,已经有深远基础的企业不容易受到一时的经济逆风影响,就算产业风声鹤唳,也往往是小厂先遭殃,龙头大厂最后才遭到波及,因此,在 2015 年,标準普尔 500 指数成分股企业中,只有少数企业营收萎缩超过 10%;然而,有常规就有例外,这 15 家标準普尔 500 指数成分股企业,近年来营收跌个鼻青脸肿,最惨的甚至摔落超过 6 成。

这些营收撞山的企业中,有大多数与国际原物料价格下跌,尤其是油价自 2014 年以来崩跌有关。到底是那些巨擘企业这样摔到不成人形?就让我们一一回顾。

15. 开拓重工(Caterpillar),3 年来营收下降 28.6%,年营收 470 亿美元

开拓重工虽然与油气、原物料没有直接相关,但是主要营运项目是採掘机器设备,更糟的是,开拓重工在上一波原物料大涨之中沖昏头,认为「这次不一样」,以为中国「庞大」的需求能无止境的推动原物料需求,于是大举扩张,大肆购併,当 2013 年起发现果然又是个泡沫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当原物料泡沫破灭,全球所有开採计画急冻,对开拓重工机器设备採购也暴减,开拓重工只得承担对完全不了解的中国经济盲目乐观的下场。展望 2016 年,苦日子只会持续下去。

14. 阿纳达科石油公司(Anadarko Petroleum),3 年来营收下降 28.7 %,年营收 95 亿美元

受到国际油价低迷影响,美国 15 大萎缩企业中,有相当多家都是石油公司,总部位于德州,身为全球最大独立石油探勘生产企业之一的阿纳达科石油公司只是其中受损最轻的受害者,即使如此,营收下降幅度也已经超过开拓重工。而阿纳达科石油公司不仅营收萎缩,更陷入大幅亏损,2014 财务年度亏损 18 亿美元,2015 财务年度亏损暴增至 67 亿美元。

13. 中农肥料(CF Industries),3 年来营收下降 29.4%,年营收 43 亿美元

中农肥料为美国最大氮肥生产商之一,受到原物料下跌的影响,农产品价跌后,农民只好省吃俭用减少肥料採购,而市场上氮肥供应又相当充裕,加上肥料最大进口国中国经济重整,导致中农肥料年营收从 2012 财务年度的 61 亿美元跌到 2015 财务年度只剩 43 亿美元,获利也从 2012 年度的 19 亿美元大跌到只剩 7 亿美元。

12. 福泰製药(Vertex Pharmaceutical),3 年来营收下降 32.4%,年营收 10 亿美元

福泰製药是唯一一家与原物料无关的 15 大萎缩企业,福泰製药旗下治疗罕病囊性纤维化(cystic fibrosis)药物 Orkambi 与 Kalydeco 的超高定价虽然带来大量营收,但是另一只金鸡母 C 型肝炎药物 Incivek 却受到对手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明星新药索华迪(Sovaldi)的强力竞争,索华迪上市 6 个月内,Incivek 惨遭将近彻底歼灭,销售量掉到只剩原本的 4%,福泰製药被迫于 2014 年底将 Incivek 下市,至今仍然无法弥补损失的营收。

11. 福陆(Fluor),3 年来营收下降 34.3%,年营收 181 亿美元

福陆是美国最大上市工程营造企业之一,其工程营运範围与石油採掘并没有太多直接关係,但是,在化工领域却与石化产业与炼油厂息息相关,当 2014 年中国际油价开始下跌时,一开始炼油厂与化工厂因为原料成本下降而获利,很不幸的是,过剩原油很快导致下游油品与石化产品也跟着过剩,于是石化厂与炼油厂也只好缩减扩张规模。

同时,受到原物料下跌影响,矿业部门的基础建设生意也大受大吉,雪上加霜的是,当工业基础建设营收下滑的同时,政府建设计画也缩减,福陆受到双重打击,工业与基础建设营收从 122 亿美元跌到 41 亿美元,政府计画营收从 33 亿美元跌到 26 亿美元,

10. 瓦莱罗能源(Valero Energy),3 年来营收下降 36.6%,年营收 878 亿美元

受到国际油价下跌影响,终端油品与乙醇价格也跟着大跌,让瓦莱罗能源营收光是在 2015 财务年度就暴跌 32.9%,但是拥有 15 座炼油厂,11 座乙醇工厂的瓦莱罗能源,想办法利用原油下跌使原料成本下跌的优势,在营收暴减之中,竟然还能提升获利。

9. 西方石油(Occidental Petroleum),3 年来营收下降 37.9%,年营收 125 亿美元

油市不振,西方石油只能想办法节衣缩食度日,2015 年以 5 亿美元卖掉北达科达州巴肯地区一处油田,过去这块资产曾经估计价值高达 30 亿美元。但儘管西方石油公司努力缩减成本,2015 年度亏损还是扩大到 78 亿美元。

8. 墨菲石油(Murphy Oil Corp.),3 年来营收下降 39.5%,年营收 28 亿美元

墨菲石油为了在低油价下存活,全球大裁员,缩减业务、卖掉资产,降低营运成本达 73%,但在营收大幅下跌下,还是逃不过亏损命运,2015 财年营业损失 23 亿美元。

7. 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3 年来营收下降 43.5%,年营收 2,368 亿美元

石油巨擘艾克森美孚过去曾经研究许多新能源科技,更準确预言太阳能走向,却「知易行难」最后通通放弃,回归死守石油本业,在这波油价下跌中受创惨重,最新一季季报创下 1999 年艾克森美孚合併成立以来最糟获利成绩,标準普尔还将艾克森美孚信评降级,导致 1949 年以来保持 AAA 级信评的纪录不保。

6. 雪佛龙(Chevron),3 年来营收下降 44.9%,年营收 1,226 亿美元

雪佛龙的状况跟艾克森美孚可说同病相怜,为了节省成本,2015 年雪佛龙已经开除超过 3,000 名员工,预计还要再开除数千名。2014 年中以来,美国已有 60 家石油公司破产,12 万油气产业劳工失业。

5. 赫斯(Hess),3 年来营收下降 45.7%,年营收 64 亿美元

2013 年时,赫斯决定出售通路与炼油部门,2014 年初又出售连锁加油站,这一连串动作是为了专注在石油採掘本业,一般来说,企业斩除非核心业务,专注于最根本的竞争力核心,通常是正确的决定,但有通例就有例外,赫斯偏偏就是碰上这个意外,当赫斯决定专注在石油採掘上时,偏偏马上就遇到国际油价下跌,结果受创程度更重,2015 财年亏损高达 31 亿美元,几乎是同规模企业中亏损最惨重者。

4. 菲利浦 66(Phillips 66),3 年来营收下降 48.7%,年营收 852 亿美元

2012 年石油巨擘康菲(ConocoPhillips)将下游事业,包括炼油与汽油销售部门,独立成为菲利浦 66,事实上,菲利浦 66 现在营收规模还超过康菲,2015 财年营收 852 亿美元,远高于康菲的 303 亿美元。但双方都一样受到国际油价下跌而大幅萎缩,营收几乎跌掉了一半。

3. 康菲(ConocoPhillips),3 年来营收下降 49.7%,年营收 303 亿美元

康菲与菲利浦 66 这一对难兄难弟,营收都大跌将近一半,康菲 2015 年亏损超过 40 亿美元。

2. 马拉松石油(Marathon Oil),3 年来营收下降 53.5%,年营收 56 亿美元

马拉松石油自 2013 年起出售超过 60 亿美元资产以专注营运,还是抵不过国际油价逆流,不仅营收大跌,2015 财年更亏损 22 亿美元。

    阿帕契石油(Apache),3 年来营收下降 61.4%,年营收 63 亿美元

阿帕契石油可说是这波油价灾情中损失最惨重的企业,3 年来营收大跌超过 6 成,而 2015 财年亏损高达 231 亿美元,是标準普尔 500 指数成分股企业中亏损最惨的,只能跟其他同业一样,想办法出售资产,节衣缩食度日。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