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他君子、他还以小人──被「过河拆桥」该如何自处?

2020-06-18 信息生活

「过河拆桥」这句成语大家都知道,可能也都亲身经历过。这件事本身,「拆桥」的加害人才有主动权,当「桥」的受害人一般只能被动反应,徒呼负负。

举例来说,被川普炒鱿鱼的美国司法部长Jeff Sessions在辞呈开宗明义就表明,他辞职完全是出自总统的要求。Sessions之前递过两次辞呈被退了回来,这次可是被要求辞职的。

性格反覆无常的川普炒人鱿鱼不是新闻,但Sessions是当初极少数在川普竞选初期就支持他的共和党重量级人物。二者虽然因为「通俄案调查」而心生嫌隙,但Sessions是川普铁腕移民政策的头号战将,对川普可以说是忠心耿耿。

共和党在美国期中选举的众院失利,川普心情恶劣,Session成为第一个选后的受害者,离选举结束还不到24小时。这是典型「过河拆桥」的例子。

觉得这个例子离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太远?最近在我身边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一家台北的出版社总编辑在年初接了一个上市公司的週年庆专案。案主赶着要在週年庆之前出书,该总编辑把这个案子交给了新到任的副总监,叫她务必找到写手、如期完成专案。

副总监四处奔波找写手,总算不负所託。但那几个月日以继夜的工作让她生了一场大病,病癒之后,她离开了那家公司。

副总监担心她当初找的写手(朋友们)可能会成为无主孤魂,收不到稿费。这几个月来一直不断与总编辑联繫,最近终于有了回音。

没想到当初低声下气找写手的总编辑换了一副嘴脸,说因为经费不足,已经无法给付当初口头承诺的稿费,只能以折扣价出帐,至于折扣的成数要等到会计部门结帐才知道。

副总监当初卖自己的人情帮出版社搞定这个专案,出版社赚了钱,但她的朋友们却吃了哑巴亏。这些写手当初因为时间紧迫,没有签订白纸黑字的合约,讲明的稿费只是君子协定,现在已经沦为刀俎,只能任凭摆布。

副总监对于总编辑使出「过河拆桥」的手法非常惊讶,因为她们多年前还曾经同事一场。

传统智慧告诉我们「不要过河拆桥」,日后好相见。英文也说「Don’t burn your bridges」。但即便如此,「过河拆桥」还是屡见不鲜。

以我观察,「拆桥与否」除了个人修为之外,与利益算计大有关係。在下列这些状况下,出现「过河拆桥」的机会较高:

    双方地位不平等。其中一方在组织裏的地位较高。例如,总统对上司法部长。日后相见机会不大。以第二个例子来说,副总监离开出版社之后换了一个产业,总编辑认为以后相见机会不大,所以不在乎得罪人。过河拆桥的利益极为庞大,远超过「日后可能相见」的顾虑。业务员跳槽带走手头的客户名单就是一例。其中一方自信就算暂时得罪人,也可以其它方式补偿对方。认定对方的性格软弱、或所处情势不佳,即使被「过河拆桥」也只能哑忍而不会声张,更不可能报复。「拆桥」的一方比较自我中心,比较重视自己的利益,或天生不带罪恶感,没有「人情义理」的包袱。双方早有嫌隙,其中一方决意伺机报复。对事主而言,「过河拆桥」只是扳回一城的作法。

话说回来,如果碰上两个谦沖自牧的人,彼此以礼相待,即便满足上述其中几个环境条件,也不会有「过河拆桥」的情形发生。

按照圣经「你要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加福音10:27》,和合本)」的要求,基本上「过河拆桥」这样的事是不应该发生的。因为没有人想被过河拆桥,自然也不应该对别人过河拆桥。

但现实毕竟与理想是有距离的。作为一个经常「被过河拆桥」的人,最近的几个亲身经历让我有一些新的体悟。

以前发觉自己成为受害者的时候,总是忿忿不平地告诉自己「人在做天在看」,顶多加一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机未到」。但很多时候不管再怎幺千呼万盼,这个「报」似乎从来没有来过:踩人上位的在公司的官越做越高、欠钱不还佯装若无其事的房子越住越大、经常忘恩负义的越来越有成就等等。

如果没有「报」这件事呢?

但如果根本没有「现世报」,而每件事都有其发生的必要性呢?

宇宙万物运行有其道理,我们仅是万千齿轮的其中之一,每个齿轮有它的功能、齿轮交错互动是维持机器运转的必要力量,一个不起眼的小齿轮停止运转,可能连带整部机器失去动力。也是就是说,每一个事件的发生,都有其必要性。

我们早餐吃的麵包,不只是从麵包店买来这样简单。手中的一块麵包来自麵包店的师傅、卖麵粉的工厂、运麵粉的司机、种麦子的人等等,这些人在各自的岗位尽力,我们才买到了麵包。种麦子的农夫不会知道他的麦子最后製成了麵粉,进了你我的五脏庙;但如果没有他兢兢业业地工作,我们就吃不到麵包。

同样的道理,某一个令人生气的「过河拆桥」事件,也许重点并不在于某一方得到的利益,而是在事件过程中、或之后,对周遭人事物造成的后续效果。

这「蝴蝶效应(butterfly effect)」的的现象有点类似:

例如,帮朋友作保结果朋友负债潜逃,帮人作保的落得自己背负一身债之后,就会记得不再重蹈覆彻,也就不会有更大的损失。同时,因为见到父母帮人作保造成家庭经济状况陷入困境,子女反而因此奋发立志要帮父母改善生活环境。(真实故事)

这个事件对受害者来说,虽然带来了立即的负面效果,但也有长远的正面效益。换言之,父母「被过河拆桥」是子女成长过程的必要重大事件,是必须发生的。

这样想就比较容易平心静气对待眼前看似吃亏的事件──这些都是必经的过程,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有时大鱼大肉、有时泡麵果腹;有时一夜好眠,有时噩梦连连。对方是否有现世报,已经不那幺重要。

再者,「拆桥」的人表面上佔了上风,聪明地「赚到饱」;但其实在这个交易中已经人格破产,因为物质的利益而自贬人格,并不划算。这些人夜半乍醒想起自己的错处的那种煎熬,可能难以为外人道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蓝莓ZZ生活君|汇集实用民生信息|每日新闻资讯|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